最新卡组
认亲牧 火球法

又见段子手 炉石传说卡牌调整的众生相

作者:距离来源:17173发布时间:2016-10-02 19:20:32

摘要

 今天的炉石酒馆门口格外的热闹,因为酒馆里的客人们都不约而同的围在了酒馆门口的告示栏前,众人们伸长了脖子在看,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着。不时的对着新贴出来的榜文指指点点,间或有几句骂娘的声音。

  不用说,一定是又有一批卡牌被削了,这种喜闻乐见的事情已经不止一回了,每次都会把一些炙手可热的卡牌打入冷宫,每次都会让一些强势的卡组一蹶不振,只是不知道这次又该轮到了谁倒霉。卡牌调整的公告一共有两张,一张是尤格萨隆的专属告示,另一张是其他卡牌的调整方案。

炉石大新闻:尤格萨隆 吉祥三宝等卡被削弱

  “毕竟是炉石第一古神,就是有范儿,啧啧。”看到尤格萨隆单独占据了一整张的告示,有围观群众忍不住赞叹。一个声音说道:“哼,可能也就这么一次了。”似乎还是有些人对尤格萨隆颇有微词。对于尤格萨隆,大家都知道这货迟早被削。现在告示中写的很明白,当尤格萨隆被消失、沉默、变形或者被杀死之后,将不再继续施放法术。围观的人群纷纷议论了起来,看脸的时代,终究会过去。恩佐斯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乐的触须都卷了起来。心想这个没节操的,这下可是彻底没下限了。“这不公平!这不公平!”尤格萨隆歇斯底里的叫着,似乎整个酒馆的人都能听到他的声音。恩佐斯敲了敲尤格萨隆的后背,说道:“老萨啊,不就是怕消失怕沉默怕呱怕羊怕变猪怕死吗?咱以后注意点也就是了。别玩那些不熟练的法术,学艺不精就别出来现眼了。人家魔法之风都说了,他说其实你也没削弱多少,但是我觉得他在骗你。削就削了吧,你也风光了这么久,也该把第一古神的位置让给我坐坐了,等到你有十点法力值的时候,你可以去河边陪纳特帕格钓上一整天的鱼。”

  “你这斯是在安慰我吗?”

  “就算是吧。”

  吉安娜看过之后摇了摇头,轻轻叹了口气:“这年头,章鱼也靠不住啊!本来还指望尤物能够玩点新花样,结果恐怕以后每次都要草草了事。”潜行者瓦莉拉看到吉安娜垂头丧气的模样,凑过前来问道:娜娜何故忧伤?吉安娜拍了拍瓦莉拉的肩膀,淡淡的说道:娜些忧伤,拉拉不懂。

《炉石传说》又要削卡牌 这次导演傻龙真的傻了

  萨尔的心情不是很好,因为萨尔这个先知看过太多的悲欢离合,也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甚至知道当这一天到来的时候,自己必然是受伤最重的那个。但是萨尔仍然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萨尔很纠结,似乎感觉到了众人不老实的手指在身后之指指点点,指尖上透出的不屑和幸灾乐祸肆无忌惮的撩拨着后背的汗毛,那是一种芒刺在背的感觉。

  “哈!哈!哈!哈!”小吼幸灾乐祸的笑声让萨满觉得格外刺耳,“两废的石化武器,哈!哈!哈!哈!”榜单上的尤格萨隆之下的第一条就是石化武器从1费改成2费的消息。“和炽炎战斧比起来简直就是渣!”小吼又补了一刀,萨尔的拳头钻的很紧,手指的关节凸的很高,真想回头给这个口无遮拦的脑残孩子来上一拳,但是想想算了,这样也都于事无补。“哼,至少石化武器还可以加在随从身上,至少石化武器还可以叠在武器之上。”萨满心里想着,忽然又想起了奥拉基尔,及时加成了两费依然能够和奥拉基尔或者毁灭之锤配合一波爆发,炽炎战斧能行吗?炽炎战斧只会被软泥怪腐蚀掉或者被哈里森送到博物馆里!想到这里萨满似乎心里舒服了一些,但是仍然没有改变石化武器凭空被削弱了一刀的事实。

《炉石传说》又要削卡牌 这次导演傻龙真的傻了

  第二条仍然是关于萨满的坏消息。海象人图腾师的神奇不在,这个曾经在firebat禁卡名单上仅次于尤格萨隆的强力卡牌,无数次在裤裆里掏出火舌、魔像和法力之潮的魔术师曾经让很多快攻和控场职业都吃尽了苦头,萨尔也曾经凭借这个神奇的海象人真正的崛起了一回。但是现在海象人的手速似乎已大不如以前,现在能变出来的只有那些鸡肋一样的基础图腾了。萨满心里嘀咕着:我还以为会加一费,结果却是砍掉了最强的三个选项。这是让高冷变搞笑,让牛逼变逗逼的节奏啊!萨尔缓缓的低下了脑袋,摇了摇头。

《炉石传说》又要削卡牌 这次导演傻龙真的傻了

  告示的第三条是吉祥三宝被增加了一费的消息。雷克萨看罢之后,伸手挠了挠头。安慰自己说影响不大,影响不大。当年放狗被加一费的时候,也没怎么影响发挥。吉祥三宝这种东西在后期多一费少一费无关大局。而且处女座的雷克萨心里一直有个小别扭,雷克萨是个对精准、精确、精细有着很高要求的人,见不得生活中有一丁点的不和谐,要是哪个回合浪费了一点水晶都会有一种投降重来的冲动。按照他的理解,吉祥三宝每个都是三费,本来就应该三三得九,这8费的问题已经困扰他好久了。这些终于解开了心中长久以来的纠结,反而让这个强迫症患者心里舒服了不少。

《炉石传说》又要削卡牌 这次导演傻龙真的傻了

  接下来被虚弱的是斩杀,斩杀和石化武器的境况差不多,都是从1费变成了两费。“这尼玛,”小吼看到这里脱口而出:“这都不叫事。”在小吼看来斩杀这种后期低费解牌一费两费也没有什么分别。毕竟到了后期对费用的事情已经不是那么敏感了。

《炉石传说》又要削卡牌 这次导演傻龙真的傻了

  但是看到下一条的时候小吼就开始骂开了:“谁他妈的脑子进水了?尼玛冲锋怎么被改成了这个卵样?这还玩个鸡毛?”众人听得小吼开骂,赶紧围过来看仔细。原来冲锋的效果变成了“使一个随从获得+2攻击和冲锋,但是当回合不能攻击英雄”。“不能打脸的冲锋算个球!这下老子的狼人战要废了啊!”不知道为什么,小吼的抱怨在萨尔听起来是这么的舒坦,大概是“知道你过得不好,我就放心了”这种幸灾乐祸的心理吧。“尼玛先削我战歌,废我奴隶战;再坑我冲锋,毁我狼人战,这鸟游戏吃枣药丸!”

《炉石传说》又要削卡牌 这次导演傻龙真的傻了

  职业卡牌的调整似乎就这么多了,最后一个上榜的是叫嚣的中士。中士的费用倒是没有什么改变,不过身材上却被降低了一点攻击,加入了1-1的迷你部队俱乐部。对此最开心的莫过于麻风侏儒了。这一对曾经一起作为快攻流形象代言人的好基友,相爱相杀了好几个版本之后终于散伙。自从麻风侏儒被削弱成了1-1之后就很少出现了,即使是纯粹快攻的打脸萨也不愿意带上这个1-1的小不点。叫嚣的中士也从此再也看不上这个满脸疙瘩的侏儒了。“我们不合适”,中士丢下了这句话之后,就只剩下麻风侏儒一个人站在风中。 我这是落魄了吗?中士申请木讷的看着告示,我那么努力的去建功立业,为的是有一天能够实现自己变成少尉这样的小目标,但是现在看起来,又有谁会在乎一个1-1的中士呢?

  “让我好好抱抱你!”中士的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这回我们合适了。”麻风侏儒拉着神情沮丧的中士走出人群。中士茫然的看着麻风侏儒,缓缓的说道:“矮子,我是不是永远都不能成为少尉了?”麻风侏儒认真的想了一想,“别灰心,大个子,咱们先去吃肯德基。嘿,我的朋友,你还记得吗?那一年,咱们25个人一起去肯德基应聘钟点工,结果24个人留下了,就我一个被拒绝了,但是没关系,现在我在这里想干多久都可以。少尉算什么,来我这里你可以做上校……”“什么上校?我只是个中士。”“厄,我说的不是上校,我说的是你可以来我这里工作,每天在厨房做上校……鸡翅!”

打得不错() 我很抱歉()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