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炉石传说  > 玩家原创DIY卡牌 听说阴阳师也玩炉石传说

玩家原创DIY卡牌 听说阴阳师也玩炉石传说

炉石传说 17173 2017-02-16 13:52:34

  最近不仅是炉石这边系统出现了严重问题,同为网易爸爸的儿子的阴阳师也就在前不久迎来了了一次“史诗级”的碧油鸡。然鹅,网易爸爸在对待亲生儿子的时候却更加刻薄一些,处理方式与暴雪爸爸的手腕完全不同。这里不禁感叹……有个好爹就是好啊……嗯嗯……扯远了,由于阴阳师不满网易爸爸的苛刻政策,旗下的大量式神决定跳槽到暴雪爸爸的怀抱中,于是他们趁着月黑风高……来到了炉石的世界……

  童男

童男.png

  童男算是高配的救赎,但是有很大的波动性。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如果一个9/7的海怪被一个火球术打成9/1,这个时候再受到伤害时童男便会死亡,而海怪会保留1点生命值。这个时候便是最典型的救赎,而且这个救赎还是被对手知道的。当然这只是最亏的情况,最赚的情况就是对手的一个火球术可以直接把一个随从打死,比如5/6的角斗士,这个时候火球打在角斗士身上角斗士仍然是6点生命值,然后童男依旧死亡。

  食发鬼

食发鬼.png

  速攻的克星。如果是先手的话,很容易便卡住对面的图腾魔像、血帆海盗或者李奶奶这种2费常见的随从。而如果是图腾魔像的话,2费卡住3费上的话,剩下的1费很难用出去,下个回合还是3费,相当于从2费卡到4费。但是对于宇宙套路或者青玉德而言,这基本就是一个2/2了。

  蝴蝶精

蝴蝶精.png

  蝴蝶精在阴阳师中最大的优点便是急救,因为每当其他式神大幅度掉血的时候,蝴蝶精的速度便会大幅度提升,从而很容易快速出手。猎人自从秃鹫被削了之后,猎人的过牌就基本没了,而猎人作为一个没什么控制功能的套路,现如今打脸也打不过战士和萨满,可谓是名望一跌到底。如果有了过牌的话,那么虽然比不上术士法师这种控场高手,至少也可以挽回一些局势吧。

  妖狐

妖狐.png

  二突子这张牌很是……有趣。妖狐之所以外号叫“二突子”,是因为他的大招有50%的几率连击,并且可以无限连续。但是一般而言,妖狐只会打两次,所以便称为“二突子”。在正常情况下,这张牌也是如此,442抽一张牌和424抽一张牌几乎是完全一样的。但是如果运气好,多抽了一张牌那自然是更好,虽然我们还是要支付1点过载。但是如果妖狐玩了命的过牌,一个回合抽光牌库也不是不可能……总之,这张牌很具有观赏价值,如果出现在逗鱼时刻中,相比自然是非常有趣。

  烟烟罗

烟烟罗.png

  除了永冻机之外,现在还有了永羊机。656这个身材实际上并不说有多么的好,对比水元素而言,甚至多了2点法力值只是多了2点攻击力。而且5/6的身材基本上像女王狮子这样的随从都会被直接打死了,所以也无法被变成羊从而抹去亡语效果。这么一看的话,除了螺丝啊、绿龙啊、蓝龙啊这些屁股大的大哥,才值得被烟烟罗便成羊。

  白狼

白狼.png

  这是一张可以单刷5/10扎根大树的存在。对未受伤的角色造成双倍伤害这个效果在清场的时候十分好用,因为很少有随从拥有10点以上的生命值,但是除此之外,白狼的表现也就那么回事了。因为对于持久战而言,这不过就是5/5的白板,况且面对法师和战士的时候,还很容易把自己的随从故意受点伤。

  一目连

一目连.png

  一目连的这个效果可以理解为,如果你的英雄有护甲,那么你的随从受到的伤害都会转移到你的英雄身上。但是同碎盾一个原理,如果现在英雄只有3点护甲,即便对手一个30/30的远古造物踢一脚随从,那么除了这个随从不会受到任何伤害外,你的英雄也只会减少3点护甲,剩余的27点伤害,便会化成空气。所以一目连存在的场合最好是有大量的嘲讽怪,也就是防战或者墙战比较好,这样一来大量的护甲让自己的随从很难被消灭,从而一点一点消耗掉对手。

  小鹿男

小鹿男.png

  第一个抉择效果有点类似于食尸鬼,只不过这个效果可以为全体覆盖。但是话说回来,对于一个9费的随从而言,那个时候也并不见得能铺多少场面,所以能提供的全体BUFF并不是特别明显。而另一个抉择效果则更加的直接一点,直接全体打3,稍微弥补了一下德鲁伊清场效果不明显的弱点。不过小鹿男毕竟只是个辅助式神,所以3/6的身材在后期也就是个假水人而已,除非是非常契合的卡组,否则很难制造出滔天的优势。

  阎魔

阎魔.png

  这个效果并不能让你获得一个1/1的大螺丝,而是让你获得一个被沉默的1/1的大螺丝。也就是说,如果一个8/7的大螺丝在你的9费回合,你可以上一个阎魔并且奶一口大螺丝,这时候这个大螺丝便成为了8/8的白板随从,而你也会获得一个1/1的白板螺丝。其实这张牌的站场效果并不是很明显,她的主要作用是配合环和炎术士,达到群体沉默的作用。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