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炉石传说  > 知根知底 炉石传说猛犸年究竟由何而来?

知根知底 炉石传说猛犸年究竟由何而来?

炉石传说 营地 2017-02-22 14:59:53

猛犸年即将开始 螺丝女王等卡进荣誉室

  猛犸年的吐槽

  这几天关于猛犸的消息还蛮火热的。日本团队从11年就开始进行猛犸象复活研究,哈佛大学团队表示,猛犸象还有两年就可复活,中国科学家则站出来科普,复活猛犸象只需要三步。

  (所谓三步“需要三步。第一步,复活猛犸象细胞;第二步,恢复细胞的全功能性,形成胚胎细胞;第三步,找到代孕母体孕育生产出猛犸象个体。”——目前科学家在西伯利亚冰层里发现了完整的猛犸幼象,后来通过幼象的毛发,已获得了猛犸象完整的细胞核。)

  几天时间里关于猛犸的消息扎堆出现,以至于暴雪公布今年炉石将进入猛犸年时,显得一点都不违和了。

  辞旧迎新,猛犸贺岁,暴雪为什么就和这些巨兽卯上劲了呢?

  猛犸来自何方

  作为一种现实世界中曾经存在过的巨兽,猛犸的魅力远胜于那些被凭空杜撰出来的妖艳贱货。洪荒孑遗的原始孤种,健硕的体格和旺盛的毛发让影视游戏的编导们对其欲罢不能。可是人人都玩猛犸梗,猛犸的出现还有什么冲击力呢?要求变,也要求新,所以暴雪不但在旗下的魔兽系列游戏中添加了猛犸象,还设定了一种借鉴猛犸元素的特型巨人——猛犸人。

  他们徘徊于诺森德的皑皑白雪中,智力低下,作风野蛮。冰原上的狗头人常常与猛犸人结盟,倚靠他们强壮的体格过活。

  而猛犸人四脚半人兽的形象则让不少玩家对他们的来历多加揣摩,一些小道消息认为,猛犸人和半神塞纳留斯具有某种亲缘关系,就像同为四脚半人兽的半人马其实是塞纳留斯的孙辈一样。

  但是这种空穴来风的话,我再帮他说一遍,必然意味着我也有责任。所以遵循艾泽拉斯的生物发展史,我们又能萌生一种更为科学的猜测,或许猛犸人是某个猛犸半神的后裔?就像熊怪是熊半神的后裔,野猪人是野猪半神的后裔,鱼人是青蛙(?)半神的后裔那样?

  那么问题是,艾泽拉斯存在猛犸半神吗?

炉石猛犸年来源是什么?来谈谈相关事儿

  既然我这么问,那当然就是存在了,而且刚刚好和猛犸人一样都土生土长在诺森德大陆。简直就是为了迎合我们的猜想而生的。

  然而可惜的是,这位名叫犸托斯的半神生不逢时,虽然时时受到北地巨魔的供奉,被视作名为洛阿神的超自然存在,但巨魔们在面临巫妖王的不死大军来袭时,选择了一种杀鸡取卵的方法应战,也就是杀死自己曾供奉的神灵,并吸收其力量。

  死在北地巨魔手下的远古半神不止一个,但犸托斯却是最刚烈的一个,不堪受辱的他自爆而亡,我们也就没机会向他考证到底和猛犸人有没有关系了。犸托斯曾经的高阶祭司饮下了神灵的鲜血后也获得部分力量,现在他盘踞在古达克要塞的深处,冲着所有入侵者大喊:“我有个很大的东西要给你看!”典型的暴露狂罢了。

炉石猛犸年来源是什么?来谈谈相关事儿

  (冰巨魔与洛阿神)

  说起来,暴雪塑造猛犸人的历史还是蛮久远的。这些巨兽的模型第一次出现在03年发售的冰封王座中,然而戏份也仅仅是作为杂碎和野怪小兵,不堪重用。直到Dota的出现赋予了各路杂碎NPC模型新的生命,让他们顶着威武的称谓翻身做了主人。半人猛犸这个彪悍的英雄也就随之诞生,而随着Dota2的推出,半人猛犸也有了更新更好看的衣服穿,总算在其他爸爸手中活出了自我。

  (DOTA2中的半人猛犸)

  猛犸人的形象一直延续到炉石传说中,只不过继承了猛犸人卡图的随从牌总共就两张,还都隐藏了起来。不论是战士的猛犸人头领还是中立卡穿刺者戈莫克都鲜少出现在玩家视野中。而经历了海怪年后的我们都明白,暴雪的巨兽命名法终归只是个噱头,和当年的拓展包并没有什么实际联系,所以想要在猛犸年里再一次看到猛犸随从的可能性也就微乎其微了,除非再来一次诺森德主题的拓展包?

炉石猛犸年来源是什么?来谈谈相关事儿炉石猛犸年来源是什么?来谈谈相关事儿

  (炉石中的猛犸人随从)

  猛犸人与加尔鲁什

  最后,作为唯一一个拿下猛犸人随从的职业,我们不妨多说几句战士英雄加尔鲁什和猛犸人的交集。

  吼少侠鹰视狼顾,谋算深远,曾经驱策猛犸人攻入暗夜精灵古老的灰谷密林,筹划着一举斩杀女祭司泰兰德,彻底拔除暗夜精灵的精神领袖。问题是猛犸人又怎么会甘心受部落驱策呢?于是聪明吼选择了一个十分聪明的方法,挟幼子以令巨兽,命令部落捕捉了猛犸人的幼崽,以此作为威胁猛犸人为部落而战的筹码。在信奉力量与荣耀的部落中,加尔鲁什却总是能被揪出几个背弃荣耀的黑点,被人一黑再黑。

  按照以往的顺序来看,暴雪在3月初应该就会公布猛犸年的第一个扩展包内容了,现在完全不知道主题的你有没有很期待?让我们在文末猜一猜下一年会是什么年,按照巨兽命名法推算,怎么也该轮到暴龙年了吧?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