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炉石传说  > 扒小锤的炉边故事:安戈洛冒险日记(多梗)

扒小锤的炉边故事:安戈洛冒险日记(多梗)

炉石传说 178炉石传说 2017-03-07 17:01:18

大家好,我叫扒小锤,一名刚刚入坑不久的小菜鸟。

  一个普通的清晨,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召唤着我从梦中醒来。我睁眼一看,那是一张金色的卡片,上面写着:

  于是乎热爱挑战的我,马不停蹄的走出房间,关上家门。(等等我特么为什么要关门啊!裤子还没穿啊!钥匙还在裤子里啊!)

  算了,凭借着对冒险的疯狂追求,我毅然踏上了安戈洛的旅途。

  (ONE)

  到达安戈洛环形山,已是午时,然后我死了。(忽略掉)

  到达安戈洛环形山,已是午时,风景美不胜收。

  “出发!目标安戈洛!”

  等等,我不是来做任务的吗!?为什么念起诗了!?我下意识地低了一下头,决定先找裤子。

  这座山谷空空荡荡廖无人烟,哪里是有裤子的样子嘛。我漫无目的的寻找着一切能当裤子的东西,这期间我看到无数食人花,我想了想,还是算了吧。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入夜的时候,我看见了两个大叔,就像看见了救星一样。

  那两人很悠闲的坐在河边,支起烧烤架,在烤东西吃。

  “大哥,是我瞎了吗?你们能把火点着再烤吗?”

  他们好像听到了我的吐槽,放下手中的东西跑到我身边问我。我听不懂他们再说什么,我也不会说英语,只能用中文反问。

  “你们懂不懂中文?”

  “我想要一条裤子,裤子啊!”

  “我不会说英文啊,每天贴吧论坛那么多中文你们都不看吗?中文!”

  感觉他们并不懂中文,似乎还在嘲笑我,嘴里一直念着什么Un'goro,这让我很生气。不过我灵机一动,想起玩炉石时看到的英文海报,竟然记起了那上面的英文单词。

  “order card package(预购卡包)!”我试图引起他们的注意,“我想order card package!”

  “买多少?”

  WTF!听到他们说中文的那一刻其实我是想杀人的,但好在后来他们两个给我找到了裤子,并且告诉我他们两个就是任务发布人,我的第一个任务很简单,选一只宠物当做帮手。

  “有两只宠物,第一只叫做萨尔下。”

  “看着真蠢,第二只呢?”

  “雷克萨。”

  “第一只叫什么来着?”

  于是,我带着我的小萨尔,继续前行。

  

  (TWO)

  随即,我遇到了第一个BOSS,派烙斯,一只像红凤凰粉凤凰红粉凤凰花凤凰的彩鸡。巨大的元素翅膀将整个安戈洛映照成火焰色,奇妙的是它喵的竟然会讲人话。

  “年轻人,你不能通过这里。”

  萌新在角落瑟瑟发抖,第一次遇到BOSS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而且看它的三重分身形态,似乎很厉害的样子。

  “我的亡语可以让我重生变成6-6,第三次重生我将变成10-10,死吧,虫子!”

  虽然我觉得它很COOL,但是随便用别人的台词真的好嘛!我思索着怎么对付它,但是越打它就越厉害,到底怎么办呢?我把目光投向了我的萨尔下 。

  “哦”。

  小萨尔冷漠地走过去,直接掏出一把毁灭之锤把派烙斯敲死了。WTF?!

  “你等我到10-10的!”

  “哦。去跟玛法里奥说吧。”

  “你!你是玉莲帮的?唔....”

  派烙斯说完就已断气,小萨尔拉起角落目瞪狗呆的我,径直前往下一个任务地点,神情充满不屑。

  “神特么玉莲帮,老子曾经是个海盗。”

  

  (THREE)

  到达了第三个任务地点,接待我的竟然是囚不贪、所耳菌、脏师傅三个主播,任务要求是让我通过他们的发言判断谁才是真正的炉石主播。

  “囚不贪应该是炉石主播,因为他在发言的时候强调说如果脏师傅上标准天梯不退环境就把他标铁炉石主播,但是脏师傅明明是给一个不上标准的狂野玩家所耳菌发了一张金牌的,按理说他退不下去环境。所以囚徒多问这一句让我怀疑他才是一头炉石主播。”

  因为猜错我被暴打了一顿。

  “所耳菌应该是炉石主播,因为他接脏师傅的金牌太快了,而且发言的时候非常划水,总是在说一些元气啊、铁窗之类的没有营养的话。”

  因为猜错我被暴打了一顿。

  “那脏师傅肯定是炉石主播了,在标准天梯上的发言并不好,虽然它勇于给其他玩家泼脏水,但是他还强调说要去十一摸这张囚不贪牌,所以他必做不成一张真的狼人杀主播牌,必是一张炉石主播牌。”

  因为猜错我差点被打死。

  最后他们一齐告诉了我答案,说这里并没有炉石主播,都是狼人杀主播。WTF!!!?之后就把我带到了他们的老大那里,老大名叫夏一鸽,虽然最终让我通过了考验,但是却扣下了我的宠物小萨尔。我还记得临走时夏一鸽跟我说的那句话。

  “你这辈子也见不到萨尔下!”

  (FOUR)

  没了宠物,我遇到了旅途中最大的困难,BOSS摩戈尔,他质疑我说是我害死了小萨尔,让他们萨满一族崛起无望,并扬言要烧死我。

  我看着它召唤的一些元素怪,有火元素、风元素、水元素、土元素、雷元素、屎元素。几大怪兽疯狂的向我袭来,我没有丝毫办法抵抗。

  “接受制裁吧!我的魔法会把你撕成碎片!”

  虽然我临死之前很想问问为什么安戈洛的BOSS都喜欢偷别人的台词,但是很明显我没有机会了。

  “火山喷发!”

  一阵沉寂。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以为我在天堂,但事实是,我惊呆了!摩戈尔的所有元素化为灰烬,他自己也因为过载而动弹不得,我竟然过关了。

  后来我想明白了,因为天堂里还住着一个人,他叫古尔丹,他也会这种魔法。

  (FIVE)

  第五个任务简直是最简单的一个任务,一个叫温和的大恐龙的BOSS照顾着一群鱼人,看到我之后恭恭敬敬,端茶倒水的就让我通过了。鱼人见到我害怕这一点我是知道的,因为我们家世代都在藏宝湾当保镖,但是要说原因的话,连我祖上都不清楚鱼人为什么害怕,也可能他们只是单纯的认错人了?不管了,还差两个任务就能拿到宝藏了,继续前行。

  这时候,一个人拦住了我的去路,我定睛一看,竟然是最开始给我找裤子的那个大叔。他告诉我,这里是最终之战,必须跟他玩一局炉石传说并且战胜他,才能开启最后一个任务,拿到奖励。我想了一下,都已经快走到最后了,这一刻又怎能放弃!战斗开始吧!

  但是战斗岂是一般的艰难。我拿出了我拿手的套牌,海盗战青玉德宇宙术奇迹贼,全部落败!我不明白,为什么在他手中的派烙斯,永远能到10-10;而那个自残的火山喷发,永远能清光我的随从;就连害怕我的温和大恐龙,也凶残的进化起它的鱼人宝宝,肆意屠杀我的卡牌。难道就要这样与宝藏擦肩而过了?

  最后一次,我掏出了压箱底的版本最强青玉萨!用尽全力,我看着他的血线不断下降,并且全程占据着场面优势。

  “我还有一张闪电箭,他只有一血并且没有手牌,牌库里也没有奶,我赢了!”我心里默念,终于要过关了。

  他抽起了牌库里最后一张牌。

  “嗯?如你所愿,只是一张普通随从牌。”听到这句话,我悬在嗓子眼里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但是。”

  但是什么?!

  “打出这张亡语随从牌,获得奖励希望守护者阿玛拉,打出阿玛拉,生命值变成40!”

  我.....输了吗?当我看到这张牌的时候,我突然回想起了呼唤我来到安戈洛的任务卡片。

  “你知道你为什么赢不了吗?”

  “为什么?”

  “因为这个游戏的创造者,是我!你所擅长的套牌,都是我给你安排好的!没错,你是很强,所以我把你的女王螺丝蓝龙全部拿走,把你的黑石山冠军试炼探险者协会全部拿走,你拿什么来赢我?”

  “我还有技术!”

  “技术?哈哈哈,真的技术应该是用我给你们创造的新套牌,就像这张守护者一样。再见吧,老玩家,你永远也拿不到所谓的宝藏!”

  我一个人懦弱的跪了下来。

  就这样......向他认输了吗?看着他反身离去的背影,我渐渐失去意识,闭上了眼睛。

  (SIX)

  “不能认输!绝不认输!”

  那是我昏迷前最后听到的话。我看到一个模糊的大胡子带着一群熟悉的面孔向我奔来,向我呼喊着,发出不可磨灭的光。

  我知道,那是人生导师最后的诉求;那是碧蓝幼龙最后的疯狂;那是拉格纳罗斯最后的火焰怒吼;那是希尔瓦娜斯最后的希望;那是纳克萨玛斯、地精大战侏儒、黑石山、冠军的试炼和探险家协会。

  最后的绝唱。

  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清晨,旁边卡片上的字似乎告诉了我,我过关了,开启了最终任务。

  最终任务:逃出安戈洛,完成可获得宝藏。

  大家好,我叫扒小锤,一名刚刚入坑不久的小菜鸟。这是我的安戈洛冒险日记,当你看到它的时候,说明我已经被困在安戈洛了。我需要328元现金买通当地的土著帮我回到家乡,完成任务的宝藏我会分你一半。真的,我不知道什么新卡包,也不知道炉石传说。

  (END)BY乌冬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