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卡组
认亲牧 火球法

不朽者的继承与延续 死亡骑士的荣辱兴衰

作者:美味铁板章鱼来源:营地发布时间:2017-07-20 11:01:41

摘要

时光流逝让过去变成了碎片,而碎片必须拼凑起来,才能呈现原貌,至于价值几许另当别论。

  字数太多的确看着累人。幸亏机智如我,只写了巫妖王相关的内容,要是一口气把死亡骑士的内容码上,强行多加几千字挑战各位的视网膜,肯定怨声载道没好结果。不过,浪了几天也差不多要到挤牙膏公布卡牌的时候了。所以,还是补上吧,也算有始有终有交代,虽说我该去先混个7月的低保……

  死亡骑士和巫妖王之间,其实并不单纯和简单,有种种恩怨纠缠。两者有父子、主奴、敌我和主仆等多重且复杂的关系,这些关系随着时间流逝而不断改变。让我们先谈谈“父子关系”,其实这么说并不正确,更正确的说法,应该是“起源关联”。

  那么死亡骑士和巫妖王,谁是谁的起源呢?

  答案是死亡骑士,死亡骑士是起源。

  晦涩的起源

  魔兽体系中,对两者的出现都有明确的剧情解释——在《魔兽1》兽人方法术部队是亡灵法师和术士,前者擅长通灵术,后者能召唤恶魔。两者在同人类的战争中的伤亡损耗不提,大部分术士其实死在奥格瑞姆·毁灭之锤夺权叛乱中被清洗,就连术士们的暗影议会也被摧毁,但古尔丹活了下来。

  奥格瑞姆饶其不死是因为战争还在继续,没有施法者将是巨大的战略劣势,用古尔丹的狗命交换些法术部队是合算的。这就是古尔丹的厉害之处,他不仅是个优秀的术士,还能审时度势分析对方的需求,找到交易的可能性。不过古尔丹,就是古尔丹,他有自己的图谋。(狗蛋你最近隐藏是在搞什么大新闻么……)

  经过反复尝试和不断失败,亡灵法师自我牺牲献祭(《魔兽3》中侍僧可在牺牲深渊转化为阴影是对该剧情的诠释),用通灵术将那些被清洗的暗影议会术士灵魂,凝聚到战死的暴风城人类骑士官兵尸骨中,再唤醒这些腐烂死者,死亡骑士诞生了。这些所谓的死亡骑士,肆意释放各类满载苦难与毁灭的法术,对人类大军造成的恐惧、混乱和沉重打击。

  虽说第二次战争,兽人们还找了巨魔、地精等等盟友,但最终还是失败了,不过死亡骑士的想法和成果,却引起来旁观者的注意,这个旁观者立志摧毁艾泽拉斯的一切,他就是基尔加丹。作为擅用策略和计谋的优秀统帅,他从这些死亡骑士身上,看到非常可行的巧妙计划——用艾泽拉斯的生灵,去摧毁艾泽拉斯。

  事情很简单,由一个强大的意志来指挥亡灵大军,不断攻城略地屠杀的同时,将新的死者转变成新的亡灵大军,雪球越滚越大直到湮灭一切。问题是最佳人选古尔丹已经死了,那就退而求其次,古尔丹的导师耐奥祖被选上,接着基尔加丹抓到耐奥祖,开始“说服”这位没能履行曾经契约的兽人,包括摧毁肉体和反复折磨灵魂……

  所以,巫妖王起源于死亡骑士。不过,看到死亡骑士版本的古尔丹,嗯,就觉得吧——活该,不思进取新牌全是垃圾,也难怪会自食其果……好吧,这段扭曲的“父子关系”就是如此了。囧

  主子的奴才

  接下来,巫妖王和死亡骑士,进入了主人和奴隶的阶段。

  早期死亡骑士“加工方式”琐碎,需通灵术将术士灵魂和人类尸骸结合,再唤醒复苏,但没那么多术士灵魂可用,奥格瑞姆也禁止古尔丹转化兽人。巫妖王降临冰冠皇冠,基尔加丹给了阿古斯黑科技BUFF,让巫妖王能操控精神,转化过程也变得效率,且不需要灵魂注入这些麻烦,完成后直接操控即可,各个种族都出现了死亡骑士。(除熊猫人)

  《魔兽2》和资料片中首次正登场的死亡骑士,头戴兜帽,手持法杖的施法者形象也发生改变。《魔兽3》及其资料片中,被巫妖王征召来的死亡骑士,仍是皮肤苍白的人类,他们身着重甲,手持符文剑,驾驭骸骨战马,身先士卒地冲锋陷阵,这已是我们现在心中死亡骑士理所当然的形象。

  在游戏剧情中,亡灵天灾通过克尔苏加德和诅咒神教之类内奸,渗透洛丹伦王国,并通过散播瘟疫展开颠覆和毁灭。洛丹伦王国人口大量损失,其中军事人员成为死亡骑士之类亡灵天灾中的精锐,如阿尔萨斯王子,他们也是承担作战任务的战地指挥官,部分成为缝补怪或者食尸鬼之类消耗品,其余则是“储备资源”。

  亡灵天灾很有效率,基尔加丹的胜利近在咫尺,遗憾的是,阿克蒙德在海加尔山遭遇失败。而巫妖王耐奥祖非但没有提供协助,还再度背叛。这让基尔加丹极度愤怒,他要求伊利丹帮他解决掉叛徒,伊利丹借助萨格拉斯之眼摧毁巫妖王,事情原本很顺利,却被突然杀出的玛法里恩和泰兰德阻止而告失败。

  巫妖王的力量被削弱,精神控制也逐渐松动,意志顽强者率先重获自由,比如黑暗游侠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当然她后来成为我们的黑暗女王,现在更是成为部落的大酋长。《冰封王座的骑士》,将死亡骑士的概念,从指向特定群体泛化为某种头衔和增益加持,其理念可能源自于女王的经历。

  无论如何,阿尔萨斯戴上头盔,登上冰封王座成为巫妖王,在沉眠的几年时间里,仍牢牢控制着大多数死亡骑士,是当之无愧的主人,这一切持续到魔兽世界3.0版本。

  蚀骨的仇恨

  接下来,死亡骑士和巫妖王进入了敌我阶段。

  《巫妖王之怒》3.0版本的开场CG中,阿尔萨斯彻底成为巫妖王,他苏醒后立刻开始扩军,首要任务之一就是重整他的死亡骑士团。在游戏中的剧情体现为死亡骑士的新手任务线,起始于在东瘟疫之地的黑锋要塞,终结于圣光之愿礼拜堂。开始时,脚男还只是巫妖王的新爪牙,经过些许测试和训练,旋即被投入战场充当炮灰。

  同血色十字军的持续战斗中,脚男逐渐成长,行动也从渗透和反击,推进到动用冰霜巨龙全面摧毁血色十字军。解决后顾之忧,巫妖王旋即命令玩家跟随达利安·莫格莱尼进攻银色黎明,亡灵大军不断进攻,直到圣光之愿礼拜堂前,巫妖王胜利在望,这时候弗丁出现了,他迅速击败莫格莱尼。

  接着开始各种劝导,还祭出法宝——叫来他爹老莫格莱尼,一起数落架不住嘴炮开始服软的小莫。巫妖王越看越不对劲,赶紧御驾亲征,放几句狠话准备大开杀戒,一劳永逸解决所有麻烦,不过老弗丁接过小莫的灰烬使者,成功逼退巫妖王阿尔萨斯。(然,然后,弗……弗丁,就真的就收下灰烬使者了!!!囧)

  如此黑锋要塞也改头换面,至于脚男死亡骑士更不用说,赶紧见风使舵调整立场,于是被安排成为黑锋要塞与联盟、部落的联系人,至此这支死亡骑士成为反攻巫妖王的重要战力。至于银色黎明也与白银骑士团合并,成为银白骑士团,黑白骑士联手在寒冰皇冠大战巫妖王。

  毕竟亡灵天灾内部人士,对各种机密绝窍也是驾轻就熟,各种渗透啊,离间计啊,反间计啊,玩得溜到不行。事实上呢?巫妖王可不是傻子,他的目的是用整个诺森德与整个亡灵天灾作为测试考卷,进行筛选和过滤,以挑选其中最有能力的勇士,成为他黑暗纪元的先驱,其中也包括叛变革命的死亡骑士。

  总之,部分死亡骑士重获自由,并且开始反抗他们曾经主人——巫妖王。这段敌我关系持续时间并不长,巫妖王阿尔萨斯彻底失败后,旋即结束。不过事情没那么简单……

  协作的主仆

  接下来,死亡骑士和巫妖王进入了一种微妙的关系,说是两者是主仆,既恰当,又不恰当。

  并不是每个亡灵在解除精神控制后,都能恢复神智重获得自由,所以必须有个巫妖王来限制亡灵天灾,否则失去控制的亡灵天灾会到处肆虐蔓延,摧毁所到之处。伯瓦尔·弗塔根戴上头盔,成为新的巫妖王,就如同当年阿尔萨斯带上头盔一样,伯瓦尔也陷入沉眠。

  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死亡骑士算是放风了,自己玩自己的,比如挑战下死亡之翼啊,去潘达尼亚逛一圈啊,再到几十年前的德拉诺开个要塞挖矿采药什么的,偶尔也回趟黑锋要塞换个符文、修个装备什么的,还有就是仗着技能优势,去单刷各种老团本的BOSS之类。

  到7.0版本,巫妖王伯瓦尔直接发话,要脚男准备好应对燃烧军团的侵攻云云,就连黑锋要塞,也被移动到了破碎群岛外海空中悬停备战,与达拉然互为犄角之势。我靠,大哥你谁啊,那么直接跳出来,还让干这干那,上辈子欠了多少债一样。不过听说有神器,脚男顿时一脸肃穆,断然表示要同燃烧军团斗争到底!哇呀呀呀……

  对脚男要以德服人,比如这种一言不发的“德”,胜过字字珠玑

  分派下来的第一个大活儿,就是重建天启四骑士,反正逐个延揽呗,从小兵干到将军的纳兹格林,然后是激流堡的国王索拉斯·托尔贝恩,还有血色修道院的大白腿怀特·迈恩,接着巫妖王准备复活老朋友提里奥·弗丁,使其成为天谴四骑士的领导者,结果圣光不准,还用成吨成吨的圣光,强行照死的达里安·莫格莱尼。

  话说圣光真是捉摸不透的东西,让弗丁用灰烬使者一刀收了霜之哀伤和巫妖王阿尔萨斯,却让弗丁被个逗比恶魔喷子活活喷死,然后却又出手禁止弗丁成为天启四骑士,圣光啊,你到底那头的,会不会玩啊,怎么总干这么任性的事……反正小莫被再次复活后,生无可恋地填了第四位的坑,然后就是找坐骑什么的各种零零碎碎的破事……

  如此一来,巫妖王负责决策,死亡骑士负责执行,巫妖王同死亡骑士的关系,说是“主仆关系”的确不恰当,而是上下级的关系,也算勉强达到了某种“和谐”吧。

  差不多了,说点趣闻吧。

  死骑的传承

  都讽刺7.0的燃烧军团弱小,倒不是燃烧军团变弱了,而是艾泽拉斯变强了。比如巫妖王和死亡骑士,说白了都是基尔加丹聪明反被聪明误的例证,让敌人名单中又多了支亡灵大军,如此把战力成吨成吨地奉上献给艾泽拉斯,这么资敌,敌人能不强大?再加上脚男这根搅屎棍,让事情就变得更困难。

  其实,死亡骑士几个主要的相关技能,那是非常“继承与延续”的,比如Deathcoil(死亡缠绕)为《魔兽2》死亡骑士的新增技能,对目标造成伤害并回复施法者,在《魔兽3》该技能成为死亡骑士的招牌,治疗亡灵或伤害生物,到《魔兽世界》先作为术士的技能,经历过多次调整,最终在3.0改回死亡骑士所有。至《炉石》该技能为术士所有,不过,貌似有几个月没看到过了这张牌……(你懂的,笑)

  Raisedead(亡者复生),该技能将死者骸骨复活为骷髅,首次出现在《魔兽1》为兽人的亡灵法师所有,然后续作《魔兽2》中成为死亡骑士的技能,到《魔兽3》中再度成为亡灵法师的技能,最终在《魔兽世界》为死亡骑士所有,无需尸体即可直接召唤食尸鬼。至《炉石》中为瘟疫使者诺斯英雄技能。

  Deathanddecay(死亡凋零)也是非常熟悉的技能,造成范围伤害但需要持续施法,首次出现于《魔兽2》死亡骑士新增技能,到《魔兽3》该技能成为亡灵天灾英雄巫妖的6级大招,威力有增无减。在《魔兽世界》作为死亡骑士的重要的通用AOE技能。《炉石》中暂时没这技能,不知道这次《冰封王座的其实》会不会添加,毕竟经典技能,比如英雄牌,英雄技能2费全场随从打1,也是可行的。

  就算某些技能没被沿用,也会安排在NPC身上,比如Unholyarmor邪恶护甲。首次出现于《魔兽1》为亡灵法师所有,用处是形成承受部分伤害的护盾。《魔兽2》为死亡骑士所有。《魔兽3》中邪恶护甲很有意思,是整个亡灵天灾单位的通用装甲,可以在坟场进行升级。

  《魔兽世界》该技能出现2.0版本的影月谷,首个死亡骑士——泰隆·血魔的任务线中,泰隆·血魔伪装成上古影月之魂利用玩家收集物品,并通过寄附于玩家,杀死了上古看守者,从囚禁他的暗影祭坛脱身,然后跑去投靠伊利丹,结果成为在黑暗神庙给脚男们发战利品的提款机……

  其余的就不一一说明了。

  后记

  **第一张图有多少人看出来了?最左边是《魔兽2》中的截图,中间是原画,还没发现吗?——最右边是混进来的《指环王》三部曲中的戒灵。

  **尴尬的起源,配图是王炜为《魔兽编年史》第二卷画的插图,为什么会有两个版本?估计左边是第一个版本,老王强撸画完后给梅森一看——女骑士画了个圣骑士的T6套装,死亡骑士也不符合时代,那个时间段的死亡骑士应该是头戴兜帽的施法者,所以又改了个版本。笑

  **有两张是《巫妖王之怒》开场CG中的设定稿,你觉得是那两张?

网友评论